吕本富:互联网技术管制和治理应法律与创新兼修
2016-01-12 17:07:38
  • 0
  • 2
  • 8

主要观点:(1)技术本身有正效应和负效应,技术的应用是有正的也有负的,正效应需要鼓励,负效应需要限制;(2)创业者做事情必须考虑法律因素,做“正事”;(3)管制和治理要“铁路两头修”,要修法律,又要提创新。

第一,王欣在庭审有著名的话,技术是中立的。从快播的技术本身来说就是中立的,快播为什么比其它的地方要好?我问了一些人,它确实是快的,快事下载比别的快。另外关于长尾部分的内容,使用快播是感觉最舒服的。因为到了一个网站可能打不开,快播打开的确实很快。某种意义上讲,好的内容打开的快,当然了快的内容打开的也快,从这种意义上来讲可能技术就是中立的。因为我打开的快,不管你什么地方我就是一个加速度而已。

第二,技术本身确实是有正效应和负效应,技术的应用是有正的也有负的。我们知道正的推进社会的进步,负的也有很多。所以从政府的角度来说,从公共的意义上来看,当然了正效应要鼓励,负效应需要限制的,这也没有错,政府管制和治理的角度来讲正效应需要鼓励,负效应是需要限制的。正效应怎么鼓励,负效应怎么限制,其实就和我想说的第三个框架相关。

第三,如果我们利用技术,法律上明知这个技术可能带来负效应怎么限制?当然不外乎两个东西,一个是道德,一个是法律。其实在前很多年的时候,我说的都是一个很实在的例子,我到了一个县级的地方,我跟县委书记聊天的时候,他说一个家长就跪下,能不能把腾讯关了,我的小孩高考呢,原来的成绩排名前二名,现在倒数前两名,因为看腾讯看的。我说估计关不了,人家正常营业。但是道德方面又可以说一下,这只能是舆论方面来说,而不是法律可以解决的。比如说当时的光驱发明的时候,在德国有一个很严厉的制裁,每一个光驱需要缴纳五个美元为知识产权保护。光驱虽然读的很快,你有志于盗版,欧洲的法律对知识产权是比较严格的,所以每一个光驱要有五美元。如果我用这个光驱播放的是一个正的内容收五美元不就冤了吗,怎么限制负效应这是很有讲究的,在座有很多的法律专家,法律还是讲不同层面的博弈。

第四,关于快播大家很感兴趣,因此庭辩比较精彩。特别是大家有一个感觉,王欣和他的辩护人思维之敏捷不是公诉人可以匹配的。关于庭辩,我认为这是国家的进步。因为扫黄不是国家安全,大家开放式的直播这也是我们国家的法律进步,也给王欣一个机会,让大家在全国人民面前展示了一下他。有的说王欣和他的律师虽然辩的挺好,没准儿会判重刑,还不如检讨一下。庭辩是法律的一部分,我们不是干涉法庭的结果。技术中立的,政府怎么限制,对负效应通过什么样的方法,庭辩在未来的判决中间有什么样的作用,我觉得大家都是可以谈的。让法律和互联网的角度说一下,也可以从社会的视角说一下。

你的技术只要在技术上建立了商业模式就是营利的,依托技术有一个商业模式。不管你怎么说,这是变不了的。当然了庭审还是需要有待于提高的,外行感觉很热闹,内行的角度确实有一些需要提高的地方。对快播的这个案件,包括刚才说的种子,包括刚才说的一些其它的东西,P2P的技术,从快播的技术分析来讲不是一样的。这不是原来P2P行业一方两方构成的,需要有屌丝用户,需要百度搜索,需要个人网站存长尾视频,需要缓存服务器,这是快播合作方的而不是快播自己的。最后一个才是快播,一个人想看色情片的话,其实这是五方共同合作的结果。快播一方跟原来的P2P这是不一样的,这是案件最新的。其它四方都不说,专说我。传统的P2P和种子技术是有一点变化。

快播会不会是新的商业模式,我们忽然把它停掉了,没准儿损失一个百亿级的公司。让平台监控,特别是多方分享的情况之下,平台是承担不了成本的,因为集合在增长。对小微的监控会不会反过来侵犯它的隐私,这是互联网业界的考虑。

对创业者来说,以后你在创业的时候,法律也是一个考虑的元素,不能再跟过去那样。过去好像先把这个摊支起来赚钱再说,现在到这个阶段不像过去还可以慢慢的做。现在的阶段对创业来讲开始的时候要干正事,这可能也是一个基本的启示。监管部门的监管力度要加强,这也透露出一个基本趋势。

技术和法律两个轨道上,你也得承认法律不是很完善,用一个不是很完善的法律来惩罚一个非法的行为,这确实是像网信办说的那样,我认为网信办也应该点赞,它说立法精神很好,就根据立法精神。铁路两头修,要修法律,又要提创新。我们的圈还是更加强调创新,技术导向怎么创新。

(吕本富,国家创新与发展研究会副理事长、中国科学院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本文为笔者在“网络技术与法律义务—快播案专家研讨会”上的发言整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