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本富:华为中兴可与美方进行多重博弈
2012-10-18 15:27:30
  • 0
  • 0
  • 2

 

若进美国市场,思科可能被华为收购

吕本富教授认为,思科与华为的这一仗,华为应该能够打胜的。华为的设备比思科应该要便宜三分之一,在美国经济危机压力下,美国电信运营商承受不了思科的高价格。单纯从经济规律来说,华为这一仗基本可以打胜。如果华为能够拿下美国市场,思科的利润应该会减少三分之一,或许思科未来的命运有可能被华为收购。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这份报告不能简单地认为是战术层面的事情,实际上关系到未来全球电信设备市场格局的调整。

电信设备是美国冷战思维布局的第二岛链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报告引起全球的关注和评论,普遍认为这是典型的单边主义和冷战思维。提到冷战,吕本富教授生动形象地用岛链来说明华为中兴事件的幕后缘由。

吕本富教授认为,在全球经济竞争中,中国非品牌的劳动密集型商品是美中格局的第一岛链,美国根本无法抵御来自中国的商品;第二岛链就是华为、中兴等中国的高科技产品和设备,从技术、安全、贸易等层面,美国必然严防死守,尽可能阻止华为、中兴的产品进入美国。

华为思科之战,可从四个层面博弈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报告已经出笼,第二波的调查也已经开始,华为、中兴甚至其他中国企业该如何应对来自美国的挑战呢?吕本富教授认为,可以在四个层面与美国企业和美国政府有关部门进行博弈。

第一,企业层面的博弈。华为中兴与思科除了直接的对抗竞争,也可以进行一些合作的尝试。比如华为与美国3Com公司在杭州成立了华三公司(H3C),现在在核心领域拥有了很多专利。从早期的贝尔实验室到朗讯到思科,美国很重视高科技领域的技术和企业,是美国技术创新的链条。在这个领域,企业有很多核心专利方面的竞争,如三星苹果之战。企业之间的博弈可以采取多种竞争或者合作的策略。

第二,学理层面的博弈。自由贸易是中国向美国学习的。现在华为中兴事件中,美国违背了自由贸易的原则和精神。中国可以在学理层面与美国进行博弈,利用WTO及其它国际贸易法律准则寻求解决路径。

第三,司法层面的博弈。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调查不是终审,华为中兴可以进一步的进行申诉。

第四,国家利益层面的博弈。全球化的时代,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美国阻碍华为中兴进入美国市场,当然我们也可以反制美国的企业。对美国的苹果、微软、思科等企业进行对等的调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吕本富教授认为,整体而言,中国对策略的整体安排方面和操盘能力尚不如美国。中国思维往往是非黑即白,缺少博弈论的思考。就华为中兴事件,我们可打的牌很多,可以自由博弈。

华为中兴可更加公开透明,加强与美方的沟通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报告缺乏实质性的内容,大量的使用推断、猜测、怀疑。吕本富教授认为,双方的沟通也可能存在问题。华为中兴应对美国的阻挠,需要的不仅仅是激情,需要拿出有条理性、有数据、切切实实的东西。

 

独家推出:美国国会针对华为中兴调查报告中文版全文下载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