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背景下的共享经济
2015-06-15 13:24:44
  • 0
  • 6
  • 5

吕本富:互联网+背景下的共享经济

主要观点:①传统经济环境下的产权清晰制度设计已经不适应新的经济发展趋势;②互联网+背景下的经济本质已经发生了变化,新的制度需要适应共享经济的发展;③新制度的设计需要顺应生产力的方向,同时积极引导被冲击行业的转型;④支持创新,正视问题,制定分类管理办法。

传统经济环境下的产权清晰制度设计已经不适应新的经济发展趋势

各位早上好,我演讲的题目是“互联网+背景下的共享经济”,因为今天来的法律界人士很多,我就探讨有关专车的法条了,说一些宏观的背景。很早之前,有一块草地或者一块草原,有甲乙两个牧民,因为他们都在这儿放牧,甲乙两个牧民后来发现谁少放了羊,谁吃亏,他们俩不加限制地放牧,最后把草吃光了,这个就是所谓的哈丁公地悲剧。哈丁草地悲剧,就是说,对于集体资产,如果产权不明晰,所属成员不珍惜,最后就把资源给耗尽了。所以经济学家得出一个结论, 在什么情况下都需要有明晰产权的制度设计,才能提高社会效力。但是产权明晰以后,新问题出现了,现在有钱人就任性,比如说,我有钱,我一口气买四部车,甚至再买六个车位,虽然产权很明晰,并不能阻止资源的浪费,从整个社会角度看,并没有达到资源的最佳配置。

我们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个哈丁草原的悲剧,其实它是建立在一个信息不对称上的,为什么呢?甲乙牧民使用草原的次数没法计价,也不清晰,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个人出于理性思维,谁用的多,谁收益就好,最后反而大家利益都受损失。那么,这个产权明晰就是在这种信息不对称情况下,经济学家给的最好的制度设计。和这个信息不对称相类似还有一个资产专属性,比如说一套流水线只能生产一类产品,生产第二类产品就需要再换另外一套生产线,这就叫资产的专属性。因此在这种信息不对称和资产专属性的情况下,传统经济学有一套制度设计,这套制度设计,比如说对于公共物品的话,就认为产权越清晰越好,对于生产方式就认为,叫规模经济和差异化二者不可兼得,你企业要么做规模经济,要么做差异化,需要在二者之间寻找平衡。

互联网+背景下的经济本质已经发生了变化,新的制度需要适应共享经济的发展

    在互联网+的背景下,这一套制度设计甚至经济学描述的这个产品的方式发生了变化,比如说,我有大数据,我就记载了甲乙两家牧民谁放的次数多,就很容易知道什么时候过渡了。同时在工业4.0背景下,如果有智能制造,我很容易做到个性化和规模经济可以二者兼得。比如,现在位于青岛的红岭西服既做到了规模经济又做到个性化,总之,传统经济学描述的对象发生了变化,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制度设计,当然也要跟着变。很遗憾,刚才王俊秀老师说互联网+,+到哪里都会引起出现混乱,+到经济学领域发生混乱,比如,我非常尊敬的许小年老师最近就猛批互联网+,互联网+加到经济学家这一块,也有反弹。我认为很多经济学家没有意识到,传统经济学那套描述的对象,本质上已经发生变化。,如果不理解大数据,不理解智能制造,怎么能描述新的经济现象呢?

    那么在反思经济学描述对象的基础之上,更重要的要反思制度设计。举个例子来说,比如说以汽车行业为例,每个人一个车,闲置时间的是很多的,由此再租一个车位可能也是浪费,现在空间越来越紧张了。所以这个时候就诞生了一个新的制度设计,就是所谓的“共享经济”,这个共享经济这套制度设计有两个作用:第一个,可以是资源的合理配置;还以汽车行业为例,如果下楼的时候就有一个专车在这儿等着我,也许以后就不需要买车了,我为什么要买车,买车还要消耗,也不要买个车位等等。所以有人预测,汽车行业以后车就回到一个代步工具的作用,就是代步,只要能代步就OK了,因为有汽车造成各样各种的烦恼,各种各样的浪费,就成为一个代步工具。资源重新合理配置,把车的效益发挥到最高,不管三个人乘车,拼车、顺风车,也不需要自己买车,只要能够解决我的出行就OK了。所以这就是共享经济的制度设计,在此之上的审美倾向就容易发生变化。现在阔少老爱飙车,由于车的产权不清晰,飙车没有意义了,这个车不是你的了,还飙什么车。

共享经济第二个设计还可以达到资源的无上限供应,比如说,很多人加入专车队伍了,可以使“出行供给”无上限的。下雨了,下雪了,原来不是专车的我也可以跨界担任专车司机,就平易了在这种极端天气下,出租车的“趁火打劫”现象。美国另外一个共享经济的代表叫(Airb&b),就是因为纽约当时发生了很严重的天气灾害,很多人无法回家,一个标间旅馆价格涨到1400美元以上,与此同时,很多人出去度假了,空闲的家庭房子很多,把这种出去度假人的房间给游客用不是很好吗?这就是Airb&b)创意起源。共享经济合理配置了资源,使得那种趁火打劫的现象会降低,这就是它两个最重要的社会效益。

新制度的设计需要顺应生产力的方向,同时积极引导被冲击行业的转型

共享经济虽然很好,必定动了别人奶酪的,动了经济学家的奶酪,顶多说互联网+说不行,动了企业家的奶酪顶多是企业家之间打嘴仗,,动了出租汽车司机的奶酪就危险了,他敢揍你,直接的利益冲突。所以在这种互联网+的背景下,共享经济的背景下,这个新旧的利益怎么调整,怎么协调?需要重新进行制度设计。所以我觉得我的主张是首先要分清楚,谁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谁代表了先进生产力,谁代表了未来的方向,这是第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对于代表先进生产力的,我觉得对它的制度设计应该是一个逐步规范的过程。第二个,我们也不能不关注受到冲击的行业,对被冲击的行业怎么办?对它的制度设计应该是有序转型,所以一个是逐步规范,一个是有序转型,这就是对解决互联网+冲击的方案,需要刀切豆腐两面光。

刀切豆腐两面光之一:借鉴电子商务,先降低门槛促发展,后分类管理严规范

先说一个逐步规范,其实当时电子商务发展的时候,也遇到这个问题,当年淘宝曾经被要求所有的人都注册,只要在淘宝上是卖家都要注册,都要到工商局注册,纳税,当初我们提出异议,在这个行业代表先进生产力逐渐弱小的时候,如果让大家都注册,都交税,网商的人数会减少80%,因为很多大学生在不知道能否赚钱情况下,要在工商局注册,索性就不干了。所以,在行业起飞的时候,最重要的措施就是放低门槛,当他以这个为职业的时候,靠这个行业挣钱的时候,再逐步规范它,比如说有的专车司机可能偶尔拉一两趟,当农民把自己的黄瓜卖到自由市场卖的时候,有各种各样的手续索性不干了,这个行业的供应就不会增加。所以我们觉得逐步规范第一个是降低门槛,第二个就是分类管理,什么人以这个为生,什么人在大雪大风的时候为了救急,这些要有不同的制度设计。

刀切豆腐两面光之二:协调出租车行业有序转型,改变特许经营的方式,引导司机转型,化解社会矛盾

    对于第二个被冲击的行业怎么办?怎么做到有序转型?第一个有序转型,这个出租车汽车在这次冲击的情况下,显然是弱势群体,虽然表达方式需要探讨,我觉得第一个有序就是过去政府高价拍卖的出租车的牌照,应该把那个钱退给他们,一个出租车牌照卖到50万,被冲击了,你退不退?第二个,这些出租车司机他们是不是可以变成专车司机,有什么样的套路?他只要谋生的技能还在,而且他的实际利益不受损失,我认为就不会产生社会矛盾,肯定是过去某一个制度使他们付出了很高的代价,现在把我的成本取回来,我才会有激烈的冲突。第二个冲突,就是过去我可能被收了保护费了这个保护费收了,还没有办法挣出来,也会有激烈的冲突。所以这种有序的转型就必须解决这些问题,才会化解这个矛盾,达到我们说叫刀切豆腐两面光,这时候互联网+就没有矛盾了。谢谢大家。

支持创新,正视问题,制定分类管理办法

互联网+一般会引入一个词,风口在哪里?所以现在互联网+的这种O2O为代表的打车、旅馆,爱大厨、功夫熊,这是现在最强烈的风口,风口之上按照雷军的说法可能有几个猪,恐怕这个猪最大的现在还是滴滴。我们看它怎么技术发展和规制的关系,这是永恒的话题,创新比较快,在专车市场上,做得最好的还是滴滴。刚才各位说了Uber,我们应该更关注刚才朱巍说的,是一些如何符合数据流规范的问题。所以在风口上的猪其实问题是不一样的,有的是如何规制,有的是数据流的问题,有的是如何本土创新的问题。所以其实这才是应该我们研究今天这个规范,出个方法,三到五套,可能不是同一套,有的可能说规范数据流,有的可能规范行为,我同意朱巍的说法,为了搭顺风车,拼车不是商业市场不要再收钱了,我们家邻居拉着我,你说算啥,按道理说也是非法,这样的市场三到五类怎么规制,这个分类很重要,不同的问题应该不同的解决办法,我基本上认为应该这么做。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